比捌卜_

_这里是捌|是个瞎拍拍的编剧,导演进修中♪

2018.08.11星期六

三封入。

敦煌再向西的黑戈壁上,我仿佛是一只新鲜的烤羊。

敦煌,雅丹地貌世界地质公园。

2018.08.10星期五

三封入。

事实证明我们不能在在沙地里打滚儿,不然会变成磨砂面儿以及回到客栈以后被妈妈勒令去洗头。

鸣沙山,骆驼乘用处。

2018.08.08星期三

三封入。

千年前玄奘法师在光华寺讲经传道,收下石磐陀为徒的时候,此地还是万顷良田。

瓜州,锁阳城遗址,于下午2点半到达。

2018.08.08星期三

四封入。

鸣山村的村道上挤挤挨挨停满了各地的小车,簇拥着扎堆的农家乐排列到视线尽头。在那后面,鸣沙山的巨大沙丘绵延在地平线上。这的确是我头一次看见荒漠与村庄靠的这么近,近到村民们赖以为生。

敦煌,鸣沙山·月牙泉,于晚上7点整到达。

2018.08.07星期二

三封入。

向敦煌的旅途里,颜色越发单一下来,原先还见着植物,后来只剩云彩,再后来就只能看见裸露的黄色沙土地。

酒泉——敦煌,经7小时车程。于下午4点整到达。

2018.08.03——2018.08.05

四封入。

天黑的越发迟,即便是8点多仍是一片晃晃的明亮。

张掖——酒泉,历经三天整,于下午2点整到达。